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天地>书香氤氲

书香氤氲

“却顾所来径”

在新著《让书香浸润生命》首发式暨研讨会上的发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时鹏寿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却顾所来径”

——在新著《让书香浸润生命》首发式暨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8.1.18;“醉春秋”茶庄)

 

时鹏寿

 

一、     致谢

感谢亲临现场的各位专家、领导、朋友!

二、     惶恐

作为语文老师,我算得上资深,从1986年开始任教,职称到正高级。

作为所谓作家,我绝对是新人:2016年5月加入作协,就才一岁半。

但是,我们成长的年代是文学的盛世,许多作家可以凭借着一篇作品而扬名全国,连文字简省的“征婚启事”上都常常看到“热爱文学”的字样。所以,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做过文学梦的比例是很高的。

大学时代,试着写过小说《一颗心的沉浮》,居然被校刊《绿叶》看中、刊登了。

参工至今,写了上百篇散文、随笔、微小说、评论(书评、影评)等。在《演讲与口才》《交际与口才》《思维与智慧》《中国校园文学》《读写月报》《疯狂作文》《作文与素材》《扬子晚报》《江海晚报》等报刊上发表过,有些还被“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与学》(人们俗称的“人大复印资料”)全文收录过。只是,跟文学不沾边儿。

    总而言之,这些在与会的文学先行者面前都微不足道。

三、创作经历

本书的文字是我日常阅读的部分留痕,所及书目并非刻意遴选的结果。其中,以文学作品为主,尤以长篇小说居多,也有短篇小说、散文(杂文);还有少量学术著作、教育论著。小说中,颇多名著,有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作品(如《北京法源寺》),有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如《长恨歌》《尘埃落定》《暗算》),有热播的改编影视作品的原著(如《围城》《潜伏》),有从影视作品加工而成的著作(如《冷箭》),也有进入“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说明”的加考部分“名著目录”作品(如《家》《堂·吉诃德》《欧·亨利短篇小说》),还有列入北京中考“名著必读著作”的作品(如《鲁滨孙漂流记》),更不用说一些史有定评的经典(如《傲慢与偏见》《包法利夫人》《简·爱》《汤姆叔叔的小屋》《怎么办》)。

全书文稿按照所荐读图书的书名的音序排列。

通览全书之后,你会发现全书内容、体例之驳杂。其中,有道理可说。因为组成书稿的文稿形成时间不一,跨度超过三十年,最早的是《汤姆叔叔的小屋》,1985年在大学三年级完成的;最迟的是《苏东坡传》,是《江苏教育》的约稿,发表在2017年8月号上,是置换余华的《兄弟》的。其间,著者的阅读趣味、认识水平、鉴赏品位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大多数文稿在各级各类报刊甚至学校(我就读的大学、我供职的中学)橱窗、黑板报、校报上亮过相;因为有些文稿是出版社、编辑部约稿,有些是应征文稿,有些是学习某些专业课程的作业,有些是阅读之余自由写作的篇什,体例各有要求,篇幅也颇参差,有多至数万字的,也有数千字不等的。此番萃取成书之际,基本保持文稿原貌。因此,有些文稿所论止于成稿之际,未及作者后来的创作情况,甚或大的变化;有些只论一书,不及其余,权作窥豹之“斑”。故此。

但是,为了全书的规范,每篇文稿基本上设置了“作者名片”、“内容提要”、“为你荐读”、“精段赏析”几个板块。只求言之有物,言之有据,言之有序,言之有理,言之有文。

四、创作初衷

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业已成为时代的强音。而且,在出版业高度活跃的当今之世,面对茫茫书海,不以读书为生活常态的芸芸众生——包括学生(为应试而读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民众,甚至常常被人们视作“文化人”的一些教师——不免眼花缭乱,于是,如果能够有份参考性的书目还是很有价值的,虽然人言言殊难以就入选图书形成共识,虽然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对开列书目的做法颇多诟病。但是,我觉得,相对专业的引导还是有必要的。

我读书后,对有感觉的图书,都要写上几千字才算结束。比如最近完成的余秋雨的《中国文脉》、柯平的《都是性灵食色》的评介文字。

也有很多朋友都说,你发几百篇教育教学论文,有谁看啊?有能传诸后世的吗?想想也是啊!曹丕早就说过,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于是,站在知命之年的门槛上,我梳理了自己的五十年教育人生,像当时热播的电视剧《麻雀》中的核心情节“归零计划”一样,把自己归零,重新出发:为文学,为学术。

于是,我着手集中精力整理出两部书稿,一是关于语文教学的《怎样上好语文课》,解析了21个课例,指向我的语文专业;一是关于书评的《让书香浸润生命》,推介了24部图书,指向我新入行的文学。不管怎么样,就像泰戈尔所言: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从2017年初交付书稿,到2018年初拿到成品书,近一年的等待,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书,虽然不是第一次出书,内心还是很激动的。

有人说,作品一旦问世了,就应该属于读者。所以,我就不饶舌了。

 

汪政先生在为我的这本书写的序中引用了李白的一句诗“却顾所来径”,后句是“苍苍横翠微”(意思是“回头望望刚才走过的山间小路,苍苍茫茫笼罩在一片青翠中“;也可以理解为“经历了许多坎坷,许多风雨,最后站在胜利的地方,回顾自己所走过的坎坷的道路,看到原来自己走过的路是多么艰辛与坎坷”)。

今天的活动也是一次回顾,但是回顾不是为了沉湎,而是为了面向未来。

最后,以我的名师工作站内墙上的一句话自勉:“在路上,行走的姿态,永远!不管永远有多远。”

 

再次谢谢与会的各位专家、领导和朋友!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