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天地>书香氤氲

书香氤氲

时文折射出的几张面孔

以时鹏寿新著《让书香浸润生命》为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郝明智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时文折射出的几张面孔

——以时鹏寿新著《让书香浸润生命》为例

 

郝明智

 

作为我市教科研战线的一名宿将,时鹏寿教授著作等身,在业内因显著的贡献力而有目共睹;作为语文教学领域的宿儒,时教授在大市内闻名遐迩,学生辈的我等是无力对时教授的著述评头论足的,那难免因布鼓雷门而贻笑大方。我倒是很喜欢和包括时教授在内的几位所谓同道中人品点佳酿、掼点小蛋、讲点笑话,那时花开的空气中都洋溢着轻松快活的小分子。于是,在潜移默化的耳濡目染中增长了知识、增进了感情并陶冶了情操。这,也是如皋教育人的理想生活,也是诸多如皋人的理想生活!

作为红尘中人,也许时教授漫步在雉水的大街小巷不足以引人驻足,他倒更像一位热爱生活、享受世俗人间烟火的邻家大叔,但就是这位和蔼的教育行者,看上去和别人一样教书、掼蛋、侃大山,却在不经意间一口气拿出了两本品相、品位、品质俱佳的著作——《怎样上好语文课》和《让书香浸润生命》,着实令人慕艳钦佩不已。更令我等始料未及的是,他似乎以近民情怀邀我为其作品评骘一二,我深感力所不逮,因为唯有登而凌绝顶方能一览众山之景,山腰之人难免有管窥蠡测之憾。但好意难却,只有临阵磨枪、“拔苗助长”以图接近时教授文章(以下简称时文)所达到的高度,并通过自己的方式希望广大读者对时文有大致的了解。

以下为笔者透过时文,发觉其间折射出的几张面孔。

一位知行合一的通识教授

无论是“知难行易”还是“知易行难”,既然“知”的大门已经洞开,“行”的脚步必须跟上。所以,思想和行动的巨匠王阳明认为知行本为一体,是相互包含的。更为重要的是,将知与行由简单的人的行为的两个部分,合一上升到一个本体概念。也就是说,知行合一的本体不是手段性的东西,而是人的生命存在的本来样态和应然样态。

许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时教授为之而孜孜以求。面对传统阅读手段和内容被逐步解构的现状,尤其是当下广大青少年“快餐式阅读”的滋长,时教授深知:这种阅读方式带来的弊端显而易见,青少年为了一味追求“快读”“悦读”而束华章名著于高阁,只选择那些图文并茂,甚至只有单纯图片、视频的电子读物(宛若小学启蒙读物)。长此以往,小而言之会使青少年的语言、文字表达能力退化,大而言之就会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沦为没有思想的“空心人”。殊不知,经典是永恒的,大师是不朽的!面对浩如烟海的经典文献,弱水三千,时文又会选取哪几瓢呢?这是对作者价值取向、审美素养、个人爱好以及对青少年阅读现状了解程度的综合考核。时文的眼光是独特的,为了青少年读者对古今中外最重要名家有个提纲挈领式的了解,他举荐了曹文轩的《经典作家十五讲》,同时也许他知道青少年对曹文轩没有违和之感吧;中国现代文学领域,时文瞄准两位语言大师钱锺书、林语堂的代表作《围城》《苏东坡传》,也许作者试图用两位大师“钻石般”的语言来狠狠“教训”一下当下一些所谓流行报刊的满篇“白开水”吧;当代文学领域,时文选择文坛常青树王蒙以及几位“茅盾文学奖”获奖作者的作品,与时俱进的意识固然很有必要的,因为当代文坛“只见高原罕见高峰”的现象依然突出,这也是为了节约读者宝贵的时间,有效避免诸多泛滥之作迷乱人们眼球;外国文学领域,时文举荐了欧·亨利的《<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等,这些无疑都是长篇、短篇小说经典中的经典,但可能因篇幅和个人爱好的限制,俄罗斯和法兰西文学鲜有甚至未有入列,难免有遗珠之憾……

相信通过笔者走马观花式的简介,加上读者对时文的通读,广大青少年读者大体会把握住世界文学的内核并形成若干印象。这,就是时文对人们的通识教授!

一位执着的资深文学达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文坛,无疑是令人缅怀的,十年文革过后,思想的禁锢甫一打开,人们激情洋溢、佳作井喷,潮流迅速更迭,时而洛阳纸贵。时至今日,其蔚为壮观的理论和创作依然令人惊叹不已。我在想 ,“雨后春笋”“如火如荼”“方兴未艾”等成语几乎是针对那个时代量身定制。

吾生也晚,故而在那个作家受到万人追捧的年代一味痴玩。在时教授与孤灯为伴、佳人为梦苦读刘心武、路遥、张贤亮、蒋子龙的中学和大学年代,我还在撅着屁股摸螺蛳,探着脑袋扒蜜蜂,或是挺直身姿钓青蛙。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直到现在我依旧是一只文学菜鸟,而时教授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学达人。当然,这些并不是本文的重点,我隐约明白了,那个年代的阅历其实已经融进的时鹏寿教授的血液甚至是骨髓,而我等叶公好龙之辈只是在文学的瀚海里“洗了一下冷水澡”。记得一次四人小聚,他恰好刚读完方方的中篇《涂自强的个人悲伤》,顺便和我们仨谈及了自己的感受,我才知道他一直关注并阅读《十月》《收获》《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纯文学期刊,而且举凡小有影响的作品他都能够如数家珍。就此而言,文学批评界的大咖也不过如此罢!

在《让书香浸润生命》所举荐的作品中,有些显然不是教育部所推荐的作品,因为在它们看来这些作品尚未经过时间和读者的检验与淘洗。透过时文对叶兆言的《驰向黑夜的女人》(就是当年《收获》上的《很久以来》)的举荐,我们知道他对小说主旨以及形式有着“一剑封喉”式的宏观把控,该文鞭辟入里、力透纸背,确非一时心血来潮即能草就之作。另外,时教授对文学的热爱也是有气度的,他所涉猎并未在所谓的纯文学领域“清理门户”,也未在此外“坚壁清野”——他的胸襟是开阔的,对于麦家的《暗算》、郝岩和王传珍合著的《冷箭》、龙一的《潜伏》等极富传奇色彩的“非典型”文学作品也饶有兴趣并认真举荐。这些作品后来都改编成万人争睹并热议的电视剧,就此而言,广大读者和观众应该是倍感亲切的。

作为一位文学达人,在如水的行文中,尽管大部分表达的方式是议论,但时教授有时也不免“心驰手痒”,抛却评论规则的窠臼,亲自以文学的语言“披挂上阵”,请看他举荐王安忆《长恨歌》的一段文字:那是属于上海的废墟。上海夜夜笙歌,歌声是形式般的迫不得已的热闹,没有高山流水的纯粹清澈。在这废墟里,有一个清新雅致的影子,就是王琦瑶。文字清爽,情感饱满,宛若诗会!

这些,大概就是一位执着的资深文学达人的精神底色罢!

一位举重若轻的教育行者

著名文学评论家汪政老师在本书的《序》中指出,时老师的这本书很有新意。这新,首先新在它一时还没有办法归类,它有点像文学评论……它又有点像读书笔记,以灵动的文字记下了读书时的心得感悟……更像一个人的阅读史,记录了那些与时老师相伴的书籍。依我愚见,这就对了,读者就需要这个独特的“这”而非“那”。这首先不是一本“扫盲”读物,所以不能写成压缩“青少版”再加上几句拾人牙慧味同嚼蜡的正确废话;其次,这不是学院派的文艺评论集,不能张口别林斯基怎样说,闭嘴《文心雕龙》如何讲,无需用艰涩的文艺理论来对具体的创作陟罚臧否,这不是他的任务。时教授的旨归就是以最简洁的线条,拉动出作品最丰富的信息;用最轻松的方式,让读者得到最有分量的收获:既能把相关作品读懂读透,进而追求更高的道德境界,让自己的个性鲜明的品读彰显深厚的功力、人格的魅力甚至生命的活力。

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一位举重若轻的教育行者在写作时用教育的艺术和科学进行润物无声的“布道”。

先来看它荐读导语——

一是开门见山却足以激发读者兴趣。譬如在荐读麦家的《暗算》时就一句话:麦家的长篇小说《暗算》是一部特别的作品!一语中的,毫不拖泥带水却让人欲罢不能。

二是纵横捭阖视野宏阔引发共鸣。在荐读叶兆言《驰向黑夜的女人》时,他说,以前,看到叶兆言这个名字,首先会想起他是叶圣陶的孙子,叶至诚的儿子,生于文人世家。一句话,既包含了叶家的三代佳话,“至诚”二字又足以令人遐思,更在对读者进行价值观养成暗示,即今天人们介绍叶兆言时强调“他是叶圣陶的孙子”,明天人们介绍叶圣陶时就可能特意注明“他是叶兆言的爷爷”,在了无痕迹中完成了对学子为祖先争光的励志教育。

三是娓娓道来的迂回引人入胜。在荐读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代表作《简·爱》时,时文说,1847年10月,忙着为连载中的《名利场》誊清校样的英国著名作家萨克雷突然收到史密斯—埃尔德公司的审读人威廉·史密斯寄来的一部样书。他原想随手翻翻,走马观花地过一遍,不料一开卷,顾不得自己的工作正处于紧要关头——印刷所还等着他的誊清稿——就一口气读下去,读到情深意切处,潸然泪下。这样的导入语,很有现场感,首先关子卖得很足,情节宛转跌宕,其次文学笔法老到,强调萨克雷的著名作家身份交代其眼光颇高,衬托该书的艺术价值,运用对比衬托手法,突出《简·爱》“秒杀”大名鼎鼎的《名利场》。再一句“潸然泪下”,侧面烘托该作品的感人至深。这哪里是荐读词,简直是我们语文的阅读理解范文!

接着看荐读正文——

一是视界横亘空间穿越时间。在荐读巴金《家》时,他可谓做足了功课又游刃有余,时文新增了“文学渊源”一栏,内设《家》与《红楼梦》、巴金的《家》和日本的岛崎藤树的《家》以及《家》对后代小说的影响。分别严肃地对二者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写作手法的传承与发展进行辨析,旁征博引且条分缕析。这一创举,无疑对青少年读者良好的阅读习惯的养成和阅读方法的掌握大有裨益,对读者阅读的深度挖掘和广度拓宽也是富有积极意义的。

二是时刻紧扣重点突破难点。在荐读欧·亨利《<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选》时,时文以洗练的文字概括出以下几点:1.内容以小见大;2.情节以喜写悲;3.结构波浪渐进;4. 欧·亨利的结尾。对于此处的安排,笔者不想过多解读,那有俗套的评课之嫌。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时教授在课堂上扬起眉毛、睁大眼睛、提高嗓门,轻轻有节奏地敲着讲台说:“注意,开始划重点!”

三是偶露峥嵘比肩专业评论。因为面对的主流读者是青少年,同时也为了他(她)们更能学好中学语文,时文的风格是很接地气的,也许有人对此会嗤之以鼻,但在荐读叶兆言《驰向黑夜的女人》时,他又在不经意间显露峥嵘,告诉嗤之以鼻者:非吾不能,而非不为也!在“叙事方式的个性化”一栏,时文提及了三个跨学科创作方法:全视角旁白法、适度留白法和虚实相生法。为了避免读者有望而生畏之感,笔者在此不赘述,但可以告知的是,具体的内容都是深入浅出的,绝不会让人感觉晦涩难懂,因为时文是在用普通读者都懂的语言讲难懂的理论。

当然,有关时文的荐读内容可圈可点之处还有许多,因为文章的比例关系就不再多说。最后点一下时文的有力收尾——

一是升华高度给力。我们语文检测题阅读理解的最后一问,通常喜欢就主旨的升华要求学生概说一二,作为一名始终扎根高中语文教学一线的老师,在自己荐读的文章收尾部分难免“染”上了这样的“职业病”。不过,这样的结尾很有必要,否则同学们怎能获取高分呢?请看他荐读塞万提斯《堂吉诃德》的结语:文学根植于现实的土壤,塞万提斯本着“把骑士小说那一套扫除干净”的创作宗旨,以“戏拟”这种讽刺性地模仿方式创作出被誉为“现代小说的起点”的《堂吉诃德》,其真正的内核在于彻底的反封建内容,因为这反映了西班牙人民的思想感情,也代表了进步的人类理想。又如,时文在荐读《尘埃落定》时这样收尾:阿来的成功再次证明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论断的正确性。短短数语,直击“靶心”,何需多言。

二是论述角度给力。有对作家文坛地位精准的定论,古今中外文学家皆入时文的“瞄准镜”,譬如在举荐《长恨歌》时有这样的收尾:应该说,王安忆那隐隐的要做大上海书记官的巴尔扎克式的冲动已经化作了现实……是继张爱玲后,又一海派文学传人。还有针对个人创作的纯粹纵向比较:平心而论,读李敖的《北京法源寺》不像读他的杂文那样过瘾,但是,李敖的小说创作要比杂文来得正经、真诚,少了些调侃与放肆,多了点思辨与悲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时文已经打通了中国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史的任督二脉,进入一个崭新的自由王国!

三是鼓劲口号给力。质而言之,时教授荐读这些文学作品,初心就是让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拿起这些书,真正成为一名读书人,进而让书香浸润他们的生命。如果看了本书却没有一睹原著为快的冲动,那显然不是作者的初衷。所以,在荐读的最后,时文不忘简洁有力的鼓劲口号以振奋人心:

——曹文轩倡导“我写我的文章”,这样的好书就是富有个性的读物,你绝对值得拥有!

——周大新端的不俗!要而言之,就是一本充满了现实感,又充满了正能量的书,你值得拥有。

——作为一名教师,面对中国最优秀教师的教学奇迹,我们还犹豫什么呢?见贤思齐,我们出发吧!

笔者谫陋,透过时文看到其间折射出的这三张面孔——一位知行合一的通识教授、一位执着的资深文学达人和一位举重若轻的教育行者,这里难免有挂一漏万之憾,但如果读者此时能有马上阅读的冲动,那就不枉我的一颗如初之心。

末了仿拟一句:见贤思齐,我们出发吧!让我们享受春光灿烂、诗意淋漓、人性饱满的阅读人生吧!

­——2018年元月16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