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天地>校报校刊

校报校刊

蓝桥春雪君归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张雨婷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0日 点击数: 字体:

蓝桥春雪君归日

                                                       张雨婷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遇见是在处暑之时的秋日,风还带着溽暑的潮热,落叶还来不及落成一地错金般的绚烂。现下再至处暑,却是分别之时。这一年里我们笑过,哭过,拼却全力过,所有都经历过。就像一场烟花,一场逆射的流星,把整个夜空铺排成璀璨花篮,把整个星空安放于眼底,珍而重之。以至于你再次翻开这本像是漫谈般的集子,记忆里的花香散落在每个角落。即使书页已经泛黄,墨迹已经褪淡,但继续离得每一段时间,每一篇故事,总该是难以忘怀的。

冯唐写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

而《17》里说:“一辈子也好,永远也好。竟然这两个词汇都是在十七岁里说得最多。”

尽管满是触不到的长大以后,猜不出的是非对错,说不清的弯弯绕绕。但是好在我们还年轻,过去就藏在这里了。你若愿意,就翻上几页,然后再大步向前,去拧开生活厚重的瓶盖。一辈子和永远却藏在舌尖,像一个难以分享的秘密。

它们封存在这里,一直等候着你。

它们都是你所难以忘记的,就像《千只鹤》里,志野陶杯上花瓣样的痕迹,锈色的红殷殷艳艳地开在器皿上;就像《水月》里,在烈火中焚化的灰烬里,还有乳白晶莹的玉发插,哪怕已消磨了纹样;就像《春琴抄》里,被毁掉的美貌存留在失去的视线里;就像《阴翳礼赞》里,在舌尖融化的羊羹,甜味却停住进味蕾的回忆里;就像《伊豆的舞女》里,少女满怀爱意的眼波和踮起脚尖挥手作别的身影鲜活在铅印的文字里。这里一字一句地悉数保存,你就是你自己的史官,书写相遇,也记载离开。

而离开是为了再度相逢。所以秦岭秋风离去之时,总还有蓝桥春雪归来之际。

如圣经所言:“你要相信,你要等。”

等一场大雨淋湿回忆,等一阵微风晾干年轻;等一个人再跟你聊起这本书,聊起你当时的一点一滴;等一首你永远猜不到的音乐把你从午睡里揪醒,然后带着趴在课桌上硌出的红印,踉踉跄跄地走到水龙头下接捧水。醒来的时候,你还年少,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老去。

镜头在飞速倒退。悄悄折起来的试卷重新展开,掉下去的玻璃杯重新立回桌面,写在手背上的备忘消失,丢掉的水笔还在笔盒里,同桌往你椅子上抹的固体胶转回膏体上,走过来通报成绩的老师退回办公室。让时间一路倒流,直到倒流回遇见的那一天。

这里沉睡着十七岁的你和之前所有光阴。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