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天地>校报校刊

校报校刊

上帝:生存,还是死亡?

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示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时鹏寿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31日 点击数: 字体:

上帝:生存,还是死亡?

——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示例

 

江苏省博亿堂老虎机手机版    时鹏寿

 

名师押题

上帝是基督教、犹太教信仰的创造宇宙的神,被视为宗教信徒至高无上的信仰。法国的哲学家、宗教圣徒式的人物帕斯卡尔说:“人没有上帝是可悲的。”德国哲学家尼采却说:“上帝死了!”

对此,你有怎样的体验或认知?请自选文体,自定立意,自拟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押题理由

自从2015年新课标卷的“女儿小陈举报父亲老陈”与“当代风采人物评选(小李、老王和小刘)”两道作文题问世后,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概念风靡至今,到2017年全国卷“中国十二关键词”和“中华六名句”两道作文题,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已经出现变式——隐含型任务驱动。

有些新加入全国卷的省份在这种考题面前举止失措,缺少从容的应对之策;有些省份还在自主命题,尚未正式考查过此类题型。

基于这样的命题现状及走向,训练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是当务之急。

因而,围绕“上帝”的这道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是有现实意义的命题设计。

 

思路点拨

我一直有个观念:虽然对很多人而言,哲学的阅读相对于舒适区阅读、生长区阅读来说属于恐惧区阅读,但是,哲学的阅读可以营造思想的高地。真正地走进哲学的世界,这个世界并非高深莫测,高不可攀。

而且,材料中涉及的两位哲学家围绕“上帝”的针锋相对的说法,其实是不同语境下的思想表达:帕斯卡尔强调的是信仰的重要性,这个时代特别需要高擎“信仰”大旗;而尼采主张的是无神论,其实是强调个人的自由意志、创造激情,其中有着浓浓的生命关怀气息。用萨特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理论来观照,它们都有存在的理由。所谓“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是也。

当你搦管为文时,我主张走“片面的深刻”的路线,在一个方向上把文章做足,把道理讲透。

 

解题方向

方向1  高擎“信仰”大旗

名师支招

存在主义哲学之父、丹麦的宗教哲学家克尔凯郭尔(1813.5.5—1855.11.11)说:“你怎样信仰,就怎样生活。”他还说:“信仰是人心中最高的情感,也许有许多人都没有达到它,没有一个人超越它。”在正义与邪恶较量的过程中,特别是邪恶势力甚嚣尘上的时候,正义的力量赖以支撑的,是信仰;当和平日久,养尊处优的生活常态化之后,让人道义息肩、永不迷茫的,是信仰;当物欲横流、恶行肆虐,甚至连养命的食品、保命的药品都假货充斥的时候,拯救之徒何在?还是信仰。

因此,高擎“信仰”大旗是坚定不移的,任何时代都应该。

 

备考素材

1. 英国著名运动员利迪尔选择了体育,想成为体育明星。22岁的他获得了一次次的殊荣。最让他自豪的是100米跑,他的成绩是当时的世界第一。在国人的心目中,那一年在巴黎举行的100米短跑冠军非他莫属。可想而知,一个人若取得了如此大的成绩,对他的威望、收入、名气该有多大的影响,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然而,他却做出了让国人震惊和愤怒的决定:取消参赛。

是什么让他决定放弃唾手可得的荣誉?是信仰。因为按照赛程,100米预赛安排在星期日,“明天就是星期日,我要去礼拜,这是我多年的习惯,我决不能改变”。这就是他的全部理由。

舆论的谴责改变不了他的选择,国人的愤怒改变不了他的选择,王子亲自出面以国家的名义规劝他,仍然改变不了他的选择,在当时情况下哪怕是杀了他,仍然不能使他动摇。态度如此之坚决,无疑是信仰的力量。信仰使他放弃了最擅长的100米比赛,但200米和400米他参加了,并且取得了佳绩。200米铜牌,400米金牌,并且打破了男子400米的奥运记录。后来他说:“如果连信仰都不能坚守,那我将一事无成,更不会在以后的比赛中取得突破。”

2.有三只青蛙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牛奶桶里,它们拼命挣扎、奋力自救。 第一只青蛙在跳跃一段时间后,绝望了,认为这是上帝的安排,自己是无法改变命运的,于是放弃了自救,被淹死了。 第二只青蛙虽然还在继续挣扎,但在筋疲力尽时,它也放弃了,相信自己是跳不出牛奶桶的,也被淹死了。第三只青蛙始终没有放弃希望,它相信没有人能救它,只有靠自己才能获救。它不停地跳,不停的跳……由于第三只青蛙不停地拌动,牛奶被搅拌成了奶油。在它感到脚底的接触面很结实时,奋力一跃,跳出了牛奶桶。

 

运用片段

关于信仰,哲学家沃尔特·考夫曼说它是“一种强烈的信念,通常表现为对缺乏足够证据的、不能说服每一个理性人的事物的固执信任”,也有“对某种主张、宗教极其相信和尊敬”的基本解释;“百度百科”则界定为“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信奉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或榜样”。其实,概念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必须有信仰,有恰当的信仰,特别是身处这个喧嚣的时代。你心中有什么样的信仰,就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只有坚定不移的人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第三只青蛙的成功昭示了这样的道理。而运动员利迪尔的执著是弥足珍贵的,面对唾手可得的国际比赛的金牌,他选择了放弃,也许别人看他太痴癫,殊不知,信仰于他是至高无上的哲学。

 

方向2    倡导“以人为本”

名师支招

举世闻名的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说:“人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呀!人的理性多么高贵!人的能力去穷无尽!人的洞察力宛若神明!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法国小说家司汤达说:“上帝唯一可宽恕之处,就是他并不存在。”神,你心中有,他才存在;你心中无,他就啥都不是。人,只有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的存在!所以,文艺复兴时期是把“以人为本”作为号召的。

如果在这个方向上做文章,可以倡导无神论,强调人的伟大,人性的光辉。

 

备考素材

1.在哲学上,“人”常常和两个东西相对而言,一个是神,一个是物。因此,提倡“以人为本”,要么是相对于以神为本,要么是相对于以物为本。大致说来,西方早期的人本思想,主要是相对于神本思想,主张用人性反对神性,用人权反对神权,强调把人的价值放到首位。中国历史上的人本思想,则主要是强调人贵于物,“天地万物,唯人为贵”。

2.从前俄国有个“无神论”的学者。一天,他在某大会场向人们讲上帝绝对不可能存在。当听众感觉他言之有理时,他便高声向上帝挑战说:“上帝,你果真有灵,请你下来,在这大庭广众面前把我杀死,我们便相信你是存在的了!”他故意静静地等候了几分钟,当然上帝没有下来杀死他。他便左顾右盼地向听众说:“你们都看见了,上帝根本不存在!”

3.《论语》记载,马棚失火,孔子问伤人了吗?不问马。说明在孔子看来,人比马重要。

 

运用片段

研究人类学的专家说:信仰使人拥有力量,信仰也使人失去力量。其实,信仰不该用来“造神”,而应该用来造“我”,因为,一旦万能的神无法开启更高的智慧,反而变为人认识上的障碍,无疑的,“神”终将成为“我”最大的敌人。俄国“无神论”学者的智慧就在于巧妙地证明上帝的虚无,从而让人们破除对上帝的迷信,相信自己的创造。孔子的问人不问马,正说明在他的心中,人重于物,虽然孔子所处的时代是物资高度匮乏的时代。

 

方向3    尽人事,听天命

名师支招

此说出自“四书”之一的《中庸》,足见该观念之历史悠远。清朝李汝珍的小说《镜花缘》第六回也有“尽人事以听天命”的说法。

人事,指人情事理;天命,指自然规律。这里的 天”包含着两方面的含义:第一,“天”基本是指世上的事物,是独立于我们人类作用能力之外的,人类不可抗拒,不能认识和把握,是宿命论的一种观点,有我们人类的一切行为结果都是事先上天安排好了的错误的意思。这是“天”字的局限性的一面。 第二,在很多人的理解中,“天”和“运气”二字的含义相同,也就是说,结果当中,有“运气”成分。此话虽然通俗了一些,但包含着正确的道理成分。从理论上来解释,所谓的“运气”,也就是那些不确定发生的,对我们不利的因素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发生,没有影响、破坏我们的计划,结果,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尽人事,听天命”说的是世界上可变因素太多了,事物的发生、发展不是个人所能完全掌控的,事情的结果无法预测;因而,我们只能尽心尽力去做事,能否成功,还得听其自然。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这个意思。

这,实际上是既肯定了人的努力,也充分考虑到大自然的伟力。而在人类发展的较早阶段,特别是科学不很发达、社会不很昌明的时期,人们对大自然的认识往往是和天神(包括各种信仰下的“神”)纠缠不清的。

如果在这个方向上行文,可以以辩证的态度持平而论。


备考素材

1. 中国历史著名的以少胜多的赤壁之战,大家耳熟能详。孙刘联军以悬殊的兵力对抗气势如虹的曹军,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其中,诸葛亮的草船借箭,火烧赤壁屡奏奇功,与漫天的大雾,及时的东风等“天命”关系密切。当然,这与诸葛亮知天文地理,并且巧妙地加以谋划、利用,利益攸关。

2. 刘备辞世后,诸葛亮为报答刘备的知遇之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六出祁山,北伐曹魏,却屡战不胜。最后弄得心力交瘁,眼见就不行了,偏偏天赐良机,将司马懿父子三人诱入上方谷,一把大火眼看就要把司马懿父子三人全部烧死,却不期天降大雨,将满谷大火,尽皆浇灭。司马父子亦得以逃生。诸葛亮对此叹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也!”后人亦有诗曰:“谷口风狂烈焰飘,何期骤雨降青霄。武侯妙计如能就,安得山河属晋朝!”这把火烧过之后,司马懿再也不肯出战,诸葛亮甚至设计以巾帼妇人之衣赠送司马懿来激怒他,以求交战。但司马懿不中计,仍拒不出战,最终诸葛亮耗尽了的心血,在五丈原溘然长逝。   

 

运用片段

都说“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殊不知,这谋”包含了两部分的内容:一是我们的思维,也就是我们想、思考的过程;二是我们的行为,也就是我们做、实践的过程。然而,人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也必然遵循自然规律,那就是人生也在进行着不断的自我否定。你“谋”得再好,“天意”却是不可抗拒的,传统文化中的“人定胜天”的想法不过是人类的一相情愿罢了。有“智绝”之誉的诸葛亮能够顺应自然规律,在与曹操的对阵中屡建奇功,却对司马懿无可奈何,特别是一场大雨突降上方谷,让历史瞬间改写了。你只能一声长叹。

 
备考佳作1

“杀死”未曾存在的上帝

张雨婷

尼采曾高呼“上帝死了!”少年兰波在墙上写下了“杀死上帝”的字样,霍金则在著作中频繁拿上帝打趣。结果呢?尼采被讥讽为疯子,兰波被视作“坏小子”,霍金则是备受推崇的无神论者。时至今日,无神论者已经是个大众群体了。在绝大多数人心里,上帝已经死去,或者说上帝从未存在过。

宗教往往和政治联系紧密,所以它越来越难让文明社会的人们信服。世界上的三大宗教中,佛教教导信众忍耐现世期待来世,基督教呼吁教徒“爱你的敌人”,伊斯兰教鼓动他们的子民拥护真主。它们都旨在为信众洗脑,让他们对自己的信仰坚贞不渝,对至高无上的“神”顶礼膜拜,从而达到巩固自身统治的目的。十字军挥兵阻击弯月,是为了掠夺土地再用宗教控制属民;农奴制顶端安坐着活佛,足下跪拜着无数衣衫褴褛的虔诚信众。或许真的只有打倒了神,人才能站起来。所以资产阶级率先举起“以人为本”的大旗攻击教会;无产阶级以无神论教谕人民,倡导唯物主义。从但丁要教皇下地狱到《最后一个猎巫人》,不能不说是人的意识觉醒,是人类历史上的进步。

宗教的多元化带来了不可避免的误解和摩擦,不利于世界维稳,阻碍社会进步。巴尔干火药桶半岛上宗教问题越演越烈;耶路撒冷几番易主,不知鹿死谁手;默克尔开放了德国边境,国际舆论众说纷纭。倘若消磨了宗教边界,或许还会有种族歧视等一系列的路障,但总比拘困在宗教的围墙里,还要去实现人类和谐统一要来得轻松。

事实上即使没有宗教的强制性,人本身就可以去督促管理好自己,坚定自己的目标并为之奋斗。兰波蔑视宗教教义,与“诗人之王”魏尔伦相恋,究其一生“生活在别处”去“追寻风的足迹”。这个大笑着要“杀死上帝”的坏小子,却被神父赞美为“有最优质的信仰”;加莱亚诺用笔尖温暖了南美洲底层人民,又用目光鞭挞全球化下被人类忽视的暴虐和野蛮,“替那些不能发出声音的人发出声音”。驱策他的不是宗教,而是身为“拉丁美洲声音”的良心,最终完成了《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物质生活的进步,人们已经不需要去寄希望于宗教来获得温饱生活。现代社会里,随着科学的昌明,宗教的神性渐渐淡化。卡尔维诺的《恐龙》里,恐龙Qfwfq象征着神灵从自然走向社会,从蛮荒走向文明,从远古走向近代,却没有人认出它的身份,直到最后也没有被承认。因为现代人没有宗教氛围,也没有见过神。即使可以从神话传说里或是流传来接触这一形象,也不一定可以形成膜拜的憧憬对象。

上帝这一形象本不存在,有人会信奉他,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事。但是,如果有人不信奉,那就“杀死”他也无妨,这是个人的自由。

【佳作点评】

这是一篇堪称高大上的文章。作者视野宏阔,举重若轻,把一个重大的话题演绎得非常轻松。当然,这,是以丰厚的积淀做支撑的。

文章结构严谨。在作出“在绝大多数人心里,上帝已经死去,或者说上帝从未存在过”的论断后,从历史的角度揭示了“宗教往往和政治联系紧密”的实质,再从现实的角度指出宗教的多元化带来的种种弊端,进而张扬人的能耐与价值,最后重申为了人类文明而不惜“杀死上帝”的信念。

文章内容厚重。对尼采、兰波、霍金在“上帝”面前的态度的铺排;对三大宗教的精准把握,精练概括,精确表述;对历史与现实的大笔如椽的叙写;对兰波、加莱亚诺、卡尔维诺等典例的运用;等等。

文章语言老到,圆熟,诗意,而俏皮。

 

备考佳作2

用信仰浇灌人生之花

李智

尼采说:“上帝死了。”而帕斯卡尔却说:“人没有上帝是可悲的。”相比较而言,我同意后者,简单来说就是人要有信仰,要有自己追求的东西。
  在人类最初被孕育而成的时代,世界是一片荒芜,在那时人们唯一的理念就是生存。于此,生存变成了人类最初的信仰。而今过去了千万年,我们是否还保留着信仰,信奉着更为高尚的东西?
  美国的著名诗人惠特曼曾经说过:“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和生命。”作为文学史上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仰,不妥协。面对贫穷、抨击、质疑,他始终不忘初心,最终在文坛上大放异彩,并创建了属于他自己的风格。所以人一定要有信仰。
   信仰能催人奋进。地质学家郦道元,青年时游历四方,举手遥望斑驳的魏晋石碑,残损不堪的先人古籍,于是,为《水经》作注,写出一部真正的地理巨著成为他的信仰。他丢下了官宦弟子的优雅,就像一个最平凡的旅人,背着一个布包,餐风饮露,踏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从民谚俗语,到歌谣传说,他就像一个最称职的记录员,一丝不苟。在风月的磨砺中,面颊留下了他们的痕迹,他苍白了青丝。但年少的信仰没有在岁月匆忙之间模糊,也没有在荒郊野外之间茫然,他始终恪守着信仰。而名垂青史的,终究是这一片流动的墨色。
   信仰使人拥有傲骨。文学大师陈寅恪,他的孤傲与倔强,骨气与胆识。让他始终如一的坚持着自己自由的思想,独立之精神。多少个日夜他伏案夜作,常常孤灯至天明。他随性而论,随心而作。纵使是对一个小人物,他也耗尽了十多年去研究,完成了亦文亦史的《柳如是别传》。虽然有人不理解他,但是他那鲜明的个性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他所不被理解的正是时人不愿也不敢追求的学术的纯粹,品格的高岸啊!唯有此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与天壤之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信仰使人返璞归真。转世活佛仓央嘉措,告别母亲,隔断红尘,去往遥远的拉萨,坐上高高的佛床,看万人顶礼膜拜,成为至高无上的活佛。明明心如苍鹰,翱翔在原野,如何甘愿做那泥塑木胎?白天,端正如松,坐在活佛尊严高贵的佛床上;夜晚,就换上鲜艳华彩的袍服,沉醉纸醉金迷的极乐。自由是他内心的信仰,是他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他的一缕绝唱,回荡在布达拉宫的晨钟暮鼓中,袅袅升起的香烟中,三百年不散,不灭。
  最后用尼采的一句话来结尾吧:“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让我们坚定信仰,以此浇灌出人生之花。

【佳作点评】

这是一篇中规合矩的议论文。

文章观点鲜明。从帕斯卡尔的观点出发,生发出信仰主题,倡言“人要有信仰,要有自己追求的东西”。

文章的结构分明。对惠特曼的言行进行观照之后,从三个方面展开,分别辅以郦道元、陈寅恪、仓央嘉措几个典例,扣住了信仰来叙述、剖析;最后以尼采的名言收束全篇,进一步强化中心论点“坚定信仰,以此浇灌出人生之花”。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